那些最容易被理解错误的事

作者:奶牛Denny

关于欲望

这些是我们内心里和人生理想一样真实的东西:学历、工作、房、车、财富、以及爱。我们每个人都愿意为了这些欲望去付出,无论付出的是汗水、鲜血、还是身体健康、又或是其它你懂的。尽管我们付出的方式可能不被社会主流认同、可能没那么具有有戏剧性,但你和我、北大图书馆里的学生和网吧中奋斗的少年、职场杜拉拉和夜场里跳舞的小姐、韩寒和芙蓉凤姐(韩少躺着也中枪-_-),我们谁没有为了一个目标连续熬夜奋斗过呢?我们谁没有为了得到一样东西而撕心裂肺地付出过呢?谁没有过那种拼命得快受不了的感觉呢?所以我们最不缺励志的故事,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付出领域的专家。

真正的问题是,当我们跑得越快,越是无法考虑我们是否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奔跑。

北野武讲过一个很有趣的故事。他说他没出名之前想有一天有了钱,一定要开跑车,吃高档餐厅,跟女人们睡觉。而真正功成名就的时候,他发现开保时捷的感觉并没有那么好,因为“看不到自己开保时捷的样子”。结果他就让朋友开,自己打个出租车,在后面跟着,还对出租司机说:看,那是我的车。

我想说,过去几年里我认识的、深交的、共事过的所有人,包括身边一批又一批二十出头收入一百多万的金融朋友、三十岁左右收入几百万的前辈朋友、以及简历金碧辉煌得已经不在乎收入的大BOSS、以及我自己的经历告诉我两件事:
继续阅读

辩证法是如何降低智商的

作者:雾满拦江

  (1)
  玩微信,进大学时的同学群,与老同学们交谈(感觉自己已经好老好老了)。让人不由想起大学时的读书生活。

  大学时,我在校图书馆借了几本近代西方科学家评传,其中有个章节讲述马赫(Ernst Mach,1838年~1916年)。我读到的书,将马赫贬斥为机械唯物主义,而后罗列了他那一长串在科技史上的贡献。当时我心里就有点犯嘀咕,噢,马赫这老兄,不幸走上了机械唯物主义邪路,却在科学领域造诣非凡,你们这些绝对正确的唯物主义者,怎么就没弄出点象样的玩艺儿来呢?

  再读下去,才发现马赫的机械唯物主义已经算是先进生产力了。与马赫同时代的科学家们,绝大多数都被贬斥为唯心主义。同样的,这些惨遭批判的学者们,也各有一长串伟大的科学贡献——这种评价模式,还有个规律:成就越大,越唯心,成就小点就偏向机械唯物,再把评述者本人也加进来,那就是,打爹骂娘一事无成的,就是绝对正确的唯物主义者!

  痛并困惑着……看来这个机械唯物主义,还有什么唯心主义,应该不是坏东西。要不然怎么人家会搞出如此伟大的科学成就?反倒是这些以绝对正确的唯物主义者自居的物种,明显有问题。

  奇怪呀,人家在科学思想领域有如此伟大的贡献,却被没有丝毫成就的人蛮横指责。这些一无所成、竟有勇气批判大思想家的人,凭了什么?

  仔细研究,无知者批判大科学家,凭的就是唯物辩证法这犀利大杀器!

  (2)
  中学时的课程,再没有比唯物辩证法更容易上手的了,简单易学,痛快明了,通关秘笈就一句话——凡事要一分为二的看!从此你就获得了一枚战无不胜的思想武器,天下虽大,恨无对手。举世悠悠,唯我独尊!你甚至不需要中学毕业,也照样能够把读书万卷的大学者,批得死去活来,噎得嚎淘大哭!
继续阅读